欢迎访问清廉三水网!
当前位置:首页/廉政教育/勤廉兼优

“决不把今天的工作留到明天”
追记江苏省盐城市纪委监委第九监督检查室主任朱陈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表时间:2022-03-28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W020220328333719390759.jpg

  图为朱陈(中)生前在某国有企业食堂开展节日“四风”问题督查。卞艮华 摄

  2月2日凌晨,江苏省盐城市纪委监委第九监督检查室主任朱陈因劳累过度和重感冒诱发心源性猝死,不幸以身殉职,年仅45岁。

  朱陈曾在教育、商务、纪检监察等多个岗位工作过,无论在哪个岗位,他都满怀激情、乐于奉献、争先创优。他先后七次受到市委市政府表彰,先后荣获“全市创先争优优秀党务工作者”“盐城市维护社会稳定工作先进个人”“全市信访工作先进个人”“全市综合绩效考核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2月26日,盐城市委追授朱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疫情防控关系重大,必须尽快查清问题线索”

  “决不把今天的工作留到明天。”在盐城市纪委监委,朱陈的“拼”是出了名的,加班加点是他的工作常态。

  今年1月底,朱陈患上了重感冒,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紧张的工作节奏。参加作风督查、与监督对象谈话、外出调研学习、审核问题线索办理处置情况……春节前的最后一周,他马不停蹄奔走在监督执纪一线。

  1月29日,农历腊月二十七,人们在忙着置办年货、迎接虎年的到来。一大早,朱陈所在的九室就接到某医院发热门诊存在疫情管控漏洞的问题线索。“疫情防控关系重大,必须尽快查清,给群众一个交代。”朱陈带领室里的同志迅速忙碌起来。

  通过调取重点时段大量视频资料,朱陈发现情况有些复杂。晚上9点,朱陈将摸排的具体情况向委领导汇报,并提出处置建议。得到领导同意后,凌晨1点多,他带人到医疗卫生部门作进一步调查,找相关当事人了解情况。朱陈和同事们连夜调查取证,终于查清了事实经过,锁定了相关责任人,并督促相关部门及时采取措施化解疫情防控风险隐患。

  30日早上8点,朱陈和同事们基本完成初核有关工作,随即起草调查报告。

  上午12点,盐城市纪委常委会同意九室提出的对有关责任人立案的建议。在向常委会汇报的过程中,朱陈脸色苍白,几度咳嗽,在他喝水的间歇,大家看到他的嘴唇是紫的,便劝他赶快回去休息。朱陈却说:“没事,我还顶得住。”

  常委会结束后,朱陈又马不停蹄地完善后续报批手续。傍晚6点,相关立案手续陆续到位,11人被问责。

  晚上7点,朱陈已经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他向同事们道了新年的祝福,便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是朱陈留给同事们最后的身影。

  从除夕到初一,朱陈仍然惦记着疫情防控监督工作,几次通过电话向市纪委监委派驻卫健系统的纪检监察组组长陈友根了解疫情防控最新情况,讨论有关工作举措,并决定春节假期一结束就在卫健系统再开展一次专项监督。

  然而专项监督还没来得及开展,朱陈就永远离开了他挚爱的家人、朝夕相处的同事和他钟爱的纪检监察事业。朱陈离去时,他的衣兜里还装着一堆感冒药、消炎药和降压药。

  “有任务我第一个上”

  2017年9月,朱陈调任盐城市纪委监委第二十一派驻纪检监察组副组长。

  在调研中发现少数市直部门执行处分决定打折扣,他深入分析研究,结合相关纪律规定,从工资变动、考核定档、教育帮扶等方面制作了处分决定执行对照表,让处分决定执行要求一目了然。发现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兼职取酬问题突出,他建议开展“清风1号行动”,清理了一大批党员干部违规兼职取酬问题。

  2020年12月,盐城市纪委监委成立第九监督检查室,朱陈被任命为室主任。

  面对这个新组建的团队,朱陈在第一次室务会上庄严承诺:“有任务我第一个上!平时,我会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尽最大努力带好咱们这个团队,干好监督执纪问责工作。”言必行、行必果。每次遇到急难险重任务,朱陈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

  九室联系政法、卫生、农水、金融、国企等系统54个单位和全市金融机构。虽然监督执纪工作面广量大,但只要问题线索真实,就会被深查一步、深挖一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朱陈带领全室承担了供销合作社系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欺诈骗取医保基金及医药购销领域专项治理等一系列重大任务。从去年3月起,朱陈带领九室牵头开展全市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监督执纪问责工作,全市共立案查处政法干警199人,留置11人,处分处理256人,60名政法干警到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或说明问题。

  盐城市委组织部向市纪委移交某市属国企领导干部不如实申报个人财产的问题线索,朱陈敏锐地察觉到不如实申报的背后可能存在其他违纪行为,经过深挖细查,最终认定其还存在违规经商办企业等违纪问题。

  “我们的任务就是把情况查清、把处理意见提准,真正对组织负责、对被调查者负责。”朱陈说。

  三名已退休的公职人员,在多轮次谈话后仍对退缴违纪所得抱有极大抵触情绪。朱陈另辟蹊径做实思想政治工作,最终令他们心悦诚服,主动上交89万余元违纪所得。

  “自己找关系、开后门,怎么去监督别人?”

  朱陈曾做过12年教师,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大专、本科文凭,后来又考上公务员。他深深体会到奋斗的艰辛,非常珍惜拥有的一切。

  朱陈常说:“人不能忘本。”生活中的他不抽烟、不喝酒,衣服是从网上淘的,鞋子破了补补继续穿。为了孩子上学,夫妻俩2007年在盐城市区买了套房,借了亲友一大笔钱,好几年才还清。直到今天,房子还保留着当初最简陋的装修,家里的卫生间改造计划,也是一再“搁浅”。

  去年,朱陈父母搬进新居,专门为朱陈夫妇留了一间屋子。搬家时,家人都建议换套新家具。朱陈坚决反对:“不用换,还能用。”这些旧家具还是朱陈夫妇结婚时置办的,即使开裂了他也舍不得扔。

  然而,对自己很“抠”的朱陈,却资助了多名贫困学生,帮助他们考上大学,直至研究生毕业。在自己买房还欠着债的同时,朱陈仍然挤出钱来接济生活困难的聋哑人。直到去世后,妻子在他的办公桌抽屉里发现一封泛黄的感谢信,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从进入纪检监察机关第一天起,朱陈就给家人立下规矩:“我们自己不违规送礼,也绝不收别人的礼!”有人趁着夜色想到他家拜访,朱陈义正词严地拒之门外:“谈工作,请到办公室。”在家里,有时接到工作电话,他会避着爱人,走到阳台去接听。“我们要守规矩,不该知道的事,就不要知道。”朱陈妻子因单位改革下岗,一直打零工贴补家用。朱陈从来没有向组织提过要求,也从来没有找关系为妻子安排工作。他常说:“我在纪委监委工作,如果咱自己都找关系、开后门,怎么去监督别人?”

  “照顾好老人,好好学习……”这是朱陈生前留给妻子和两个女儿最后的话,话里充满了遗憾,也充满了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