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清廉三水网!
当前位置:首页/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镇长吃饭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表时间:2022-01-14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晚上,王镇长在办公室兼宿舍又翻了一夜饼,凌晨刚眯着,闹钟就响了。

  他正洗漱,镇民政员小刘前来报告:“镇长,朱总要请你坐坐。”

  王镇长含着牙刷:“嗯?”

  小刘解释:“就是石棉厂老板,他说过几次了,看你一直忙,就没敢打扰。”

  “他有什么事吗?”王镇长漱过口后问。

  “他说没事,就是想请你坐坐。”小刘往镇长近前凑了凑:“回绝他?”

  王镇长眯了一会儿眼睛,抿嘴笑笑:“答应他。”

  小刘一惊,不错眼珠地盯着王镇长。

  王镇长加重语气:“答应他!就今天中午。”

  小刘迟疑:“最近查得紧……”

  王镇长并没有理会小刘的提醒:“回复他,今天中午11点,沙湾村,不见不散。”

  小刘思忖片刻,心想:这样也好,沙湾村地处偏僻,天高皇帝远……

  小刘电话里与朱总沟通后,回头请示王镇长:“朱总问喝什么酒?”

  王镇长摇摇头:“告诉他,什么酒都别带,喝当地酒、吃当地菜。另外,你给沙湾村支书打个电话,让他通知村两委成员全体参加。”

  朱总听说王镇长给他面子了,很是高兴,只是把酒局设在穷乡僻壤有些不爽,路远难行是一方面,关键是好不容易请到镇长,没什么可吃的山珍海味,说不过去啊。小刘说,有纪律,稳妥起见。朱总哈哈大笑:“咱能拉领导下水吗?就在我厂里食堂吧,把食物买回来加工。门口有人望风……”

  小刘转告朱总:“王镇长态度很坚决!”

  既然王镇长拍了板,再扭捏显得不好,万一把局搅黄,就糟了。

  朱总心里装着小算盘——他的石棉厂,租用的是镇倒闭的农机厂,眼看就要到期,还想续租。这事不能在电话里说,也不能去办公室嚷嚷,最好在饭桌上,趁着酒热话热,当即把事定下来。

  上午十点半,朱总便在沙湾村路口等候王镇长。他坐在驾驶位,打开玻璃窗,一边盯着反光镜,一边哼几声小曲儿。

  路过的多是自行车、电瓶车,还有少量货车,竟没有一辆像样的小汽车。朱总看看表,快到11点了,就有些起急,王镇长怎么还没到呢?现在这些当官的真是很小心呀……

  终于,开来一辆小汽车。朱总立即下车,快速绕到车前,毕恭毕敬地笑脸相迎。

  小汽车“嗖”地一下开了过去,留下一串灰尘。不是镇长,朱总心中暗暗不爽。他正要返回车上时,手机响了:“朱总,在哪里呢?”

  他一听是小刘,心里颤了一下:“我在路口等王镇长呢。”

  小刘说:“你来沙湾村委会,王镇长在这里。”

  沙湾村两委成员都集中在会议室,王镇长戴着贝雷帽、穿着胶鞋和迷彩服坐在中间。

  朱总一进屋,全体起立,随之鼓起掌来,搞得他有些蒙。

  王镇长微笑道:“今天朱总想请大家,我先替他谢谢诸位赏光。”然后对朱总说,“让你破费了。”

  朱总拍拍胸脯:“小事一桩,王镇长定个标准。”

  王镇长说:“豪爽!”望望四周,又道,“如果大家去你厂里吃请呢?”

  朱总兴奋起来:“不瞒王镇长,我原打算就在厂里……”

  王镇长打断他:“沙湾村有4户家庭保小康、防返贫,你能否给他们做做贡献?”

  朱总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义不容辞!”

  王镇长道:“好,沙湾村准备给你厂里输送5名工人,如何?”

  朱总说:“那得先解决了厂地续租问题。”

  王镇长笑笑:“那是后话,先说眼前这事。”

  稍顿,朱总说:“行!”

  掌声再次响起来……

  王镇长交代小刘:“你联系县委宣传部,协调电视台采访朱总,将他致力于沙湾小康村建设的事迹……”话未说完,王镇长的手机响了,他“嗯”了几声挂断。转脸对朱总说,“今天的饭吃不成了,市县两级联合检查组已到镇里。”

  朱总很失望,走到王镇长近前:“加个微信吧。”

  王镇长做出无奈状,掏出的手机却像个旧旧的电视遥控器。

  朱总撇嘴揶揄,想说我给你买一部手机时,王镇长已经骑上电动车,一溜烟没了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