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廉洁三水网!
当前位置:首页/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皮匠预言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表时间:2021-09-03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分享至:

  徐师傅是个皮匠,兼修理拉锁配钥匙。摊位设在距城关镇政府不远的街口,早出晚归,风雨无阻。

  这里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有来照顾徐师傅生意的,也有闲来无事找他聊天的。

  一天,徐师傅发现镇政府取暖锅炉突然熄火,化肥厂、电缆厂和塑料厂等大门紧闭,准确判断有环境检查组要来。又一天,徐师傅见综治办主任领着交警,从一家驴肉火烧店取了驴肉火烧后,匆匆上了车,断言定有夜查……

  自从徐师傅连续预测对了几件事之后,名气很快大起来。有人竟然将他与唐朝名臣徐茂功联系起来:“都姓徐,许是徐家的后人。”

  唐朝徐茂功?他未到先知,功绩显赫,曾随李世民平定四方……

  一个皮匠怎能与之相提并论?有人便反驳:“快拉倒吧!徐茂功家的后人还当皮匠?”

  这人不服,坚持己见:“自古英雄多磨难,刘备卖过草鞋,柴荣贩过伞,朱元璋还要过饭呢。”

  一时间争论不休。

  但越来越多的传说中,徐师傅都是未到先知,特别是对人事问题的预见陆续得到证实后,便由不得人们不信了:

  城关镇副镇长易职后空缺,资历差不多的正股级干部倾力竞争,有看好镇办公室主任的,也有看好团委书记的,还有看好财政所长的……但徐师傅一个也没有看好,而是倾向于民政所长。当时,有人还提出土地所长是最有力的竞争者。徐师傅摇头:“我觉得,这人非但不能提升,还可能有牢狱之灾。”

  最终,徐师傅言中,民政所长被任命为城关镇副镇长;土地所长因涉嫌贪污受贿被带走。

  ……

  徐师傅的预言变为现实,人们觉得并非偶然。刮风下雨有先兆,但人事问题未必就能通过表象作出结论推理。当时城关镇副镇长的拟任人选尚未上党委会,组织部门也没有透出任何消息,徐师傅凭什么就看出端倪了呢?有人探问徐师傅:如此重要的信息和人事安排,你怎么会了如指掌?徐师傅却故作神秘,讳莫如深,对谁也不透露,这就更加吊人胃口。后来,人们便怀疑徐师傅有背景,或许他有内部消息?

  不久,这些信息也传进了镇派出所所长的耳朵。派出所所长觉得这位皮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于是,以修鞋为由找他聊聊。

  徐师傅明白原委后,嘴角往上一翘,说道:民政所长经常找我修鞋,而且都是胶鞋,差不多两三个月就换一双。我望着民政所长黑乎乎的脸问,你怎么穿鞋这么费?他憨憨一笑说,整天往乡下跑,全镇二十多个自然村,一年跑好几趟,能不费鞋吗?你说这样的亲民干部,人民能不选他吗?

  派出所所长笑笑,但对土地所长被抓,还是有些不解。

  徐师傅解释道:“城关镇与县城交界的一块地被征收后,土地所长突然就‘抖’起来了,一天带着几双皮鞋悄悄找到我,要我帮忙处理。我犹豫时,他掏出烟给我抽。我明明看见他是从几块钱一包的烟盒里抽出的,可拿到手上却是七八十块钱的那种烟。其间他接过一个电话,说话时声音很小,还左顾右盼,支支吾吾,涉及补偿时,又说研究研究等。还有,他用的那款手机我见过,价值上万……”

  派出所所长惊了一下,继续洗耳恭听。

  徐师傅接着说,土地所长离开后,我见他留下的皮鞋都是高档的,价值都得过千。又联系他的异常举动,断定他肯定有问题:将贵烟装到便宜烟盒里,掩人耳目;一次拿来那么多高档皮鞋,显然不是好来的。还有,那部上万的手机,靠自己的工资怎么买得起?征收土地他是主要经手人,不少村民对此怨声载道,反映征地中有猫儿腻,纷纷向镇政府、县政府反映……

皮匠预言

2021-09-03

  徐师傅是个皮匠,兼修理拉锁配钥匙。摊位设在距城关镇政府不远的街口,早出晚归,风雨无阻。

  这里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有来照顾徐师傅生意的,也有闲来无事找他聊天的。

  一天,徐师傅发现镇政府取暖锅炉突然熄火,化肥厂、电缆厂和塑料厂等大门紧闭,准确判断有环境检查组要来。又一天,徐师傅见综治办主任领着交警,从一家驴肉火烧店取了驴肉火烧后,匆匆上了车,断言定有夜查……

  自从徐师傅连续预测对了几件事之后,名气很快大起来。有人竟然将他与唐朝名臣徐茂功联系起来:“都姓徐,许是徐家的后人。”

  唐朝徐茂功?他未到先知,功绩显赫,曾随李世民平定四方……

  一个皮匠怎能与之相提并论?有人便反驳:“快拉倒吧!徐茂功家的后人还当皮匠?”

  这人不服,坚持己见:“自古英雄多磨难,刘备卖过草鞋,柴荣贩过伞,朱元璋还要过饭呢。”

  一时间争论不休。

  但越来越多的传说中,徐师傅都是未到先知,特别是对人事问题的预见陆续得到证实后,便由不得人们不信了:

  城关镇副镇长易职后空缺,资历差不多的正股级干部倾力竞争,有看好镇办公室主任的,也有看好团委书记的,还有看好财政所长的……但徐师傅一个也没有看好,而是倾向于民政所长。当时,有人还提出土地所长是最有力的竞争者。徐师傅摇头:“我觉得,这人非但不能提升,还可能有牢狱之灾。”

  最终,徐师傅言中,民政所长被任命为城关镇副镇长;土地所长因涉嫌贪污受贿被带走。

  ……

  徐师傅的预言变为现实,人们觉得并非偶然。刮风下雨有先兆,但人事问题未必就能通过表象作出结论推理。当时城关镇副镇长的拟任人选尚未上党委会,组织部门也没有透出任何消息,徐师傅凭什么就看出端倪了呢?有人探问徐师傅:如此重要的信息和人事安排,你怎么会了如指掌?徐师傅却故作神秘,讳莫如深,对谁也不透露,这就更加吊人胃口。后来,人们便怀疑徐师傅有背景,或许他有内部消息?

  不久,这些信息也传进了镇派出所所长的耳朵。派出所所长觉得这位皮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于是,以修鞋为由找他聊聊。

  徐师傅明白原委后,嘴角往上一翘,说道:民政所长经常找我修鞋,而且都是胶鞋,差不多两三个月就换一双。我望着民政所长黑乎乎的脸问,你怎么穿鞋这么费?他憨憨一笑说,整天往乡下跑,全镇二十多个自然村,一年跑好几趟,能不费鞋吗?你说这样的亲民干部,人民能不选他吗?

  派出所所长笑笑,但对土地所长被抓,还是有些不解。

  徐师傅解释道:“城关镇与县城交界的一块地被征收后,土地所长突然就‘抖’起来了,一天带着几双皮鞋悄悄找到我,要我帮忙处理。我犹豫时,他掏出烟给我抽。我明明看见他是从几块钱一包的烟盒里抽出的,可拿到手上却是七八十块钱的那种烟。其间他接过一个电话,说话时声音很小,还左顾右盼,支支吾吾,涉及补偿时,又说研究研究等。还有,他用的那款手机我见过,价值上万……”

  派出所所长惊了一下,继续洗耳恭听。

  徐师傅接着说,土地所长离开后,我见他留下的皮鞋都是高档的,价值都得过千。又联系他的异常举动,断定他肯定有问题:将贵烟装到便宜烟盒里,掩人耳目;一次拿来那么多高档皮鞋,显然不是好来的。还有,那部上万的手机,靠自己的工资怎么买得起?征收土地他是主要经手人,不少村民对此怨声载道,反映征地中有猫儿腻,纷纷向镇政府、县政府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