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廉洁三水网!
当前位置:首页/廉政教育/廉政文化

外公的风筝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表时间:2021-08-13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分享至:

  许淮从小就喜欢放风筝,但他不喜欢外公扎的风筝。篾片儿扎的骨架比市面上卖的风筝重,油纸做的风筝面儿在桐油里浸过几水,难闻的气味熏得脑仁儿疼。

  别人家的风筝,用的是细如发丝的钓鱼线,又轻又滑,手一松,“呼啦”,线跑一丈远,筝飞数米高,甭提多潇洒了。可外公做的风筝,底下扎扎实实拽着两股棉线,最高只能飞到村口白杨树上的鸟窝边,为啥?线重!

  儿时的许淮经常跑得气喘吁吁,棉线一寸一寸地放,风筝“呼哧呼哧”地往上爬,每每放不了多高,就掉了下来。外公不说话,把棉线一圈一圈仔细绕好,捧着风筝往家走,许淮悻悻地跟在身后,鼻腔满是桐油味儿。

  成年后,许淮依旧喜欢风筝,只不过,外公的风筝他不再碰了。

  又起风了,许淮拎着一个大袋子,脚步轻快。这是他任职乡财政所长不久后的一个周末,这趟回老家看外公,一来报喜,二来送个好东西讨外公欢心。

  八十多岁的外公,坐在明亮的堂屋里,正用篾刀劈着竹片,脚边两张三尺来宽的油纸,散发着浓重的桐油味儿。

  许淮拎了把竹椅,坐在外公旁边。外公手上的活儿没停,抬头看一眼许淮,目光平静。

  随后,外公放下篾刀,拿起一根劈好的竹片,就着油纸比划。许淮知道外公要做风筝了,他搓搓手,躬下身,挑出一根竹片,递过去。外公接过竹片一头,用力一抽,许淮跟触电一样,猛地缩回手,低头细看,掌心扎着一根细竹刺。许淮正要发牢骚,却看到外公将竹片拿在手上捋,那尖利的竹刺此刻仿佛成了细软的丝,被外公满是老茧的手揉来搓去,听话得很。许淮只得皱着眉,忍痛拔出竹刺。

  “疼吗?”外公边忙着手里的活边问。

  “忍得住!”许淮看了一眼,竹刺扎到的地方有个红点。

  “到乡里工作,疼的苦的时候还多呢,要忍得住!”外公说话时,风筝骨架已扎了七八成。

  许淮点头,看着面前的风筝骨架,心想,外公的风筝一如既往地没有新意,也就村里那些乳臭未干的娃娃们看得上。

  扎好骨架,外公开始糊油纸,许淮忍着桐油味儿,帮忙把油纸展开铺平。外公很认真,就像在制作一件精美的工艺品。

  外公不慌不忙轻轻吹干糊油纸的糨糊,从口袋里掏出一卷棉线。许淮趁着外公找线头的工夫,从袋子里取出一只鹞子风筝,“您看看,有没有兴趣?”许淮得意地在外公面前晃了晃,“这鹞子风筝质地考究,画工精美,上了天,就跟真的一样。”

  外公捏着两股棉线,细细拧,不抬头,也不说话。

  许淮继续说道,“这鹞子可是在风筝节获了奖的,咱出去放放?喜欢的话,送您啦!”

  外公依旧不表态,许淮看着外公把拧成一股的棉线系在风筝尾巴处,拽了拽,然后起身,抖抖衣襟上的碎竹丝。“走吧,出去放风筝。”外公说完,大步走出门。许淮连忙拿起鹞子风筝,跟了出去。

  走到村头空旷处,外公举起风筝,风拍在油纸上,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许淮把鹞子风筝也举了起来,鹞子的两片灰翅在风里展了展,甚是好看。

  “跑起来!”外公对许淮说。

  许淮点头,举着鹞子风筝使劲跑,一阵风来,许淮顺势松了手,鹞子轻盈地向上飞了数米,不一会儿,就飞到了半空中。

  许淮仰头看看风筝,颇有些自豪,转身对外公招手,“扶摇直上九万里,您看,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外公笑笑,迈腿跑了几步,手中的风筝也飞了起来。外公的风筝显然有些笨重,颇有点扶摇难上的感觉。可是外公不急不恼,慢慢放着棉线。风一阵儿接着一阵儿,越来越大。外公的风筝稳稳地越过了高大的杨树,徐徐上升。

  看着外公的风筝越飞越高,许淮有些疑惑,再转头,只见鹞子风筝,在猎猎的风里失了准,鹞子倒栽着往下掉,许淮赶紧收线,但为时已晚,眼看着鹞子风筝落在不远处的田埂上。

  许淮收好鹞子风筝,满心失落,他走到外公身旁,嘀咕道,“今天您这风筝怎么高水准发挥了?”

  外公把手中的棉线交到许淮手上,“踏踏实实升空放线,再大的风也不怕!”外公说完,转身往回走。“做人和放风筝是一个道理。竹做骨架,这是君子的根本;棉线牢靠,是支撑也是约束;至于桐油嘛,防腐啊!”外公的话顺着风送进许淮的耳朵。

  许淮呆在原地,棉线一头牵着风筝,一头拽着许淮,在风中绷得笔直……

外公的风筝

2021-08-13

  许淮从小就喜欢放风筝,但他不喜欢外公扎的风筝。篾片儿扎的骨架比市面上卖的风筝重,油纸做的风筝面儿在桐油里浸过几水,难闻的气味熏得脑仁儿疼。

  别人家的风筝,用的是细如发丝的钓鱼线,又轻又滑,手一松,“呼啦”,线跑一丈远,筝飞数米高,甭提多潇洒了。可外公做的风筝,底下扎扎实实拽着两股棉线,最高只能飞到村口白杨树上的鸟窝边,为啥?线重!

  儿时的许淮经常跑得气喘吁吁,棉线一寸一寸地放,风筝“呼哧呼哧”地往上爬,每每放不了多高,就掉了下来。外公不说话,把棉线一圈一圈仔细绕好,捧着风筝往家走,许淮悻悻地跟在身后,鼻腔满是桐油味儿。

  成年后,许淮依旧喜欢风筝,只不过,外公的风筝他不再碰了。

  又起风了,许淮拎着一个大袋子,脚步轻快。这是他任职乡财政所长不久后的一个周末,这趟回老家看外公,一来报喜,二来送个好东西讨外公欢心。

  八十多岁的外公,坐在明亮的堂屋里,正用篾刀劈着竹片,脚边两张三尺来宽的油纸,散发着浓重的桐油味儿。

  许淮拎了把竹椅,坐在外公旁边。外公手上的活儿没停,抬头看一眼许淮,目光平静。

  随后,外公放下篾刀,拿起一根劈好的竹片,就着油纸比划。许淮知道外公要做风筝了,他搓搓手,躬下身,挑出一根竹片,递过去。外公接过竹片一头,用力一抽,许淮跟触电一样,猛地缩回手,低头细看,掌心扎着一根细竹刺。许淮正要发牢骚,却看到外公将竹片拿在手上捋,那尖利的竹刺此刻仿佛成了细软的丝,被外公满是老茧的手揉来搓去,听话得很。许淮只得皱着眉,忍痛拔出竹刺。

  “疼吗?”外公边忙着手里的活边问。

  “忍得住!”许淮看了一眼,竹刺扎到的地方有个红点。

  “到乡里工作,疼的苦的时候还多呢,要忍得住!”外公说话时,风筝骨架已扎了七八成。

  许淮点头,看着面前的风筝骨架,心想,外公的风筝一如既往地没有新意,也就村里那些乳臭未干的娃娃们看得上。

  扎好骨架,外公开始糊油纸,许淮忍着桐油味儿,帮忙把油纸展开铺平。外公很认真,就像在制作一件精美的工艺品。

  外公不慌不忙轻轻吹干糊油纸的糨糊,从口袋里掏出一卷棉线。许淮趁着外公找线头的工夫,从袋子里取出一只鹞子风筝,“您看看,有没有兴趣?”许淮得意地在外公面前晃了晃,“这鹞子风筝质地考究,画工精美,上了天,就跟真的一样。”

  外公捏着两股棉线,细细拧,不抬头,也不说话。

  许淮继续说道,“这鹞子可是在风筝节获了奖的,咱出去放放?喜欢的话,送您啦!”

  外公依旧不表态,许淮看着外公把拧成一股的棉线系在风筝尾巴处,拽了拽,然后起身,抖抖衣襟上的碎竹丝。“走吧,出去放风筝。”外公说完,大步走出门。许淮连忙拿起鹞子风筝,跟了出去。

  走到村头空旷处,外公举起风筝,风拍在油纸上,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许淮把鹞子风筝也举了起来,鹞子的两片灰翅在风里展了展,甚是好看。

  “跑起来!”外公对许淮说。

  许淮点头,举着鹞子风筝使劲跑,一阵风来,许淮顺势松了手,鹞子轻盈地向上飞了数米,不一会儿,就飞到了半空中。

  许淮仰头看看风筝,颇有些自豪,转身对外公招手,“扶摇直上九万里,您看,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外公笑笑,迈腿跑了几步,手中的风筝也飞了起来。外公的风筝显然有些笨重,颇有点扶摇难上的感觉。可是外公不急不恼,慢慢放着棉线。风一阵儿接着一阵儿,越来越大。外公的风筝稳稳地越过了高大的杨树,徐徐上升。

  看着外公的风筝越飞越高,许淮有些疑惑,再转头,只见鹞子风筝,在猎猎的风里失了准,鹞子倒栽着往下掉,许淮赶紧收线,但为时已晚,眼看着鹞子风筝落在不远处的田埂上。

  许淮收好鹞子风筝,满心失落,他走到外公身旁,嘀咕道,“今天您这风筝怎么高水准发挥了?”

  外公把手中的棉线交到许淮手上,“踏踏实实升空放线,再大的风也不怕!”外公说完,转身往回走。“做人和放风筝是一个道理。竹做骨架,这是君子的根本;棉线牢靠,是支撑也是约束;至于桐油嘛,防腐啊!”外公的话顺着风送进许淮的耳朵。

  许淮呆在原地,棉线一头牵着风筝,一头拽着许淮,在风中绷得笔直……